这对情侣便忙着筹备结婚的事件

2016-12-09 06:46

9月8日,在朋友的婚礼上,他们是伴郎伴娘。婚礼停止后,在友人的见证下,他向她求婚了。

她的微博记载了他们所有甜美的点滴:男友会历经曲折到她的城市看她,衣着她的睡衣在她的出租屋里整理房间、为她做最爱吃的刀削面,给她买色彩斑斓的玫瑰,带她一起旅行。

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合肥,异地一年,数十张火车票被丹丹收藏起来,作为他们恋情的凭证。

之后,这对情侣便忙着筹备结婚的事件。装修婚房,探讨要拍什么样的婚纱照,女孩还在微博里关注了好几家婚纱摄影工作室。

她盘算为他“洗手作羹汤”,本人买一个铁塔钥匙扣都不舍得,也要花7000块钱为他买表,由于“给你买表是我的欲望”。

??摘自丹丹微博

危机

在丹丹哥哥眼里,妹妹跟男友“关联始终很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水平。今年“十一”哥哥还陪着父亲与潘潘的父母见了面。当时,就差敲定详细的结婚日期了。

对两个在不同城市打拼的恋人来说,结婚,象征着一方要做出极大的让步与妥协。

丹丹老家在山西乡村,家里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家景并不拮据,她学习勤恳,一路考上中心民族大学消息系,毕业后留在北京的媒体,做了一名记者。

这所有都被亲友们看在眼里,他们都以为丹丹是一个幸福待嫁的姑娘,“明年就要结婚了”。

“短短多少天你变得太快了,你连给我缓冲的余地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