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是二沙岛某病院的保安

2016-12-10 20:09

怕被报复不敢报警

逃出来后,阿秀始终没敢报警,怕老头找到她,怕被报复,一直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老头后来得知她跑到了安徽,还去找过两回,“都藏起来了”。

阿秀说:“我这辈子就两件事,一个是给儿子盖屋子娶媳妇,一个就是找家。”她尝试过写信,曾偷偷托人写信回贵州,让哥哥来接她,但一封封信均杳无音信,后来得知老家的地址都改了。

“刚开始时不太信任”,李宏亮凭教训剖析,畸形情形下,18岁的年事不大可能被拐。

不外,后来老头把她又带了回去,不准她去打工了,但阿秀此时已经筹备开端逃离。阿秀说,通过外出打工,她来往返回把出村的路走了3趟,同时在养猪养鸡时偷偷攒下路费,熟习路后,她终于跑了出来,跑到南京,找到现任的丈夫,两人一起跑到了安徽结婚,开始新的生活,“当初的老公大我一岁,对我也很好。”

阿秀的运气在广州产生了转折。2016年10月16日周日的晚上,越秀公循分局白云派出所民警李宏亮在家休息时忽然接到一个生疏电话,自称是二沙岛某医院的保安,他告知李宏亮:一个女的18岁时被拐,26年找不到家。

在安徽生涯了10来年后,阿秀跟丈夫一起来到了广州打工,在广州一家病院里做干净工。他们在广州打工七年,有了2个孩子,大的已经17岁,小的也有13岁。老头一家得悉后,居然也找了过来,为此,她在广州搬了三次家。

第二天一上班见到阿秀,阿秀登时哇哇大哭起来,她将多年来的心事第一次流露给警察。但阿秀能供给的信息极少:她不识字,方言很浓,只是大概记得母亲跟哥哥的名字,家是在贵州省兴义市,家旁边有条河,河上有座桥,名字叫新桥,河边有三棵树,其余都没印象。“26年,良多地址都变了,这无异于海底捞针”,但李宏亮不退缩。经由警方大批而过细的工作,终于有了线索。